核心提示:   韩朝首脑会谈为无核化议题做好铺垫 ――专访韩国统一部前部长李钟  “韩朝首脑会谈和随后的朝美首脑会谈核心议题都是无核化。此次韩朝首脑会谈对于无核化议题势必会进行很多讨论,但取得成

  韩朝首脑会谈为无核化议题做好铺垫 ――专访韩国统一部前部长李钟

  “韩朝首脑会谈和随后的朝美首脑会谈核心议题都是无核化。此次韩朝首脑会谈对于无核化议题势必会进行很多讨论,但取得成果以及实现重大突破的可能性并不大,因为之后的朝美首脑会谈才是无核化议题的重头戏。”

当地时间4月27日,韩朝首脑会晤在板门店举行,文在寅和金正恩跨越军事分界线实现历史性握手。双方领导人在经过一天会谈后,共同签署了《板门店宣言》,双方确认了通过完全弃核实现半岛无核化的共同目标,争取年内宣布结束战争状态,实现停和机制转换。图为签署仪式现场。
当地时间4月27日,韩朝首脑会晤在板门店举行,文在寅和金正恩跨越军事分界线实现历史性握手。双方领导人在经过一天会谈后,共同签署了《板门店宣言》,双方确认了通过完全弃核实现半岛无核化的共同目标,争取年内宣布结束战争状态,实现停和机制转换。图为签署仪式现场。

  本刊记者/吴旭 徐方清

  为筹备4月27日举行的2018朝韩领导人会晤,韩方专门成立了筹备委员会元老顾问团,由曾为发展南北关系作出突出贡献的多位韩国政坛元老组成,卢武铉政府时期曾出任统一部长的李钟是顾问团中的重要一员。在2018朝韩领导人会晤举行前夕,60岁的李钟接受了《中国新闻周刊》的专访。

  上世纪90年代初,身为学者的李钟提出了韩朝“统一论”,一定程度上为后来金大中的“阳光政策”奠定了理论基础。2000年6月,李钟以总统特别助理的身份,随时任韩国总统金大中前往平壤参加了第一次朝韩首脑会晤。2006年初,卢武铉任命李钟为主管对北事务的统一部部长。是年年末朝鲜核试验后,李钟一度辞职回归学术界,但仍在卢武铉政府中,包括在2007年的第二次朝韩首脑会晤筹备工作中发挥作用。

  迄今为止,李钟以不同身份参与了三次首脑会晤,他主张与朝鲜积极接触,扩大交往,通过包容、和解方式,逐渐实现民族统一。

  “金正恩更实用主义,更注重国际化”

  中国新闻周刊:对于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同意在板门店位于韩方一侧的“和平之家”举行领导人会晤,你得到这个消息时感到意外吗?为什么时隔十年多后,朝鲜领导人在会晤地点的想法上有这么大的转变?

  李钟:我认为朝鲜针对会谈地点做出了十分英明的决定。如果金正恩委员长决定前来首尔参加首脑会谈,韩朝双方都会感到压力。韩国总统虽然不介意去朝鲜参加会议,但连续三次前往平壤,本身也不符合礼仪。

  金正恩委员长主动选择在板门店的“和平之家”进行会谈,这样就可以集中精力进行会谈,集中在无核化议题等会谈内容本身。如果在首尔或者平壤召开,可能就要花更多的时间和精力准备会谈相关的欢迎仪式、会谈形式、安保等内容。因此,在板门店举行会谈的决策十分英明。

  中国新闻周刊:同其父亲金正日相比,你认为金正恩在性格上和处理朝鲜半岛事务的思路上有哪些明显的不同?

  李钟:父子俩的领导风格有很大不同,金正恩属于“实用主义”,他确定目标之后,对于实现目标的过程也有监督,具备“目标检验型领导力”。并且,金正恩更注重国际化,会考虑到国际环境,并希望融入到世界环境中,渴望朝鲜能够得到国际社会的认可。

  朝鲜因为核武器受到了国际社会的制裁,而金正恩梦想中的朝鲜,不仅仅只是解决国民一日三餐的温饱问题,而是渴望像中国一样,在经济方面得到可持续的高速发展。但受到国际制裁的朝鲜,目前是不可能达到经济上的长足发展的,因此才希望取消制裁,才会考虑弃核,才会跟美国“谈条件”。我认为,金正恩委员长的底线是让朝鲜经济得到高速发展,使朝鲜成为经济强国,只有如此,才值得放弃核武器。

当地时间4月27日,金正恩与文在寅在板门店军事分界线附近共同种下一棵65年树龄的松树,这是一棵停战协定签署那一年――1953年的松树,种树的土分别来自朝鲜和韩国。随后,金正恩用韩国汉江的水浇树,而文在寅则用来自朝鲜大同江的水浇灌树木。韩朝双方领导人还在植树活动现场合影留念。(电视截图)
当地时间4月27日,金正恩与文在寅在板门店军事分界线附近共同种下一棵65年树龄的松树,这是一棵停战协定签署那一年――1953年的松树,种树的土分别来自朝鲜和韩国。随后,金正恩用韩国汉江的水浇树,而文在寅则用来自朝鲜大同江的水浇灌树木。韩朝双方领导人还在植树活动现场合影留念。(电视截图)

  “中国起到了重大且积极的作用”

  中国新闻周刊:过去两次韩朝领导人会晤,为什么都没能带来朝鲜半岛问题的可持续解决方案,朝鲜和美国之间的深度不信任是最根本的原因吗?现在回过头去看,在破坏朝韩领导人会晤的成果上,朝美两国哪一方应该负更主要的责任?

  李钟:韩朝首脑会谈一直受到核问题的影响,第一次韩朝首脑会谈时,就是以解决核武器再开发问题为目的。当时的美国总统克林顿十分支持韩朝会谈,2000年克林顿总统还为了改善两国关系准备访朝。但在后来的美国总统选举中,来自共和党的小布什当选,而他并不认可克林顿总统对于朝鲜的政策。克林顿总统卸任后,其政策并没有得以延续,因此朝鲜半岛的形势也并没有得到改善。

  2007年的韩朝首脑会谈之后,卢武铉总统卸任,李明博当选总统,同样也不认可卢武铉总统的南北政策,会谈成果再次无法落实。因此从破坏韩朝首脑会谈成果的角度来说,并不能完全说都是朝鲜的责任,韩国、美国也都有责任。作为朝鲜来说,既然签订协议就需要双方一起履约,在对方无法履约的前提下,没有必要自己单方面履约。总的来说,责任不是单方面的,各方都有责任。

  中国新闻周刊:当年卢武铉总统访问平壤后,总统任期所剩时间已经很短了,没有足够的时间来将第二次会晤成果落实下去。这次朝韩领导人会晤的达成,距离文在寅总统就任总统还不到一年的时间。之所以效率这么高,是否是因为文在寅总统吸取了第二次朝韩领导人会谈的教训?

  李钟:应该说文总统确实吸取了第二次会谈的教训,但另一方面,朝鲜问题不断恶化,必须尽快解决。比起主观因素,国际形势等客观因素起到了更主要的推动作用。

  中国新闻周刊: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和美国总统特朗普的会晤也已经提上了日程。前两次朝韩会晤都没有促成的事,为什么这次朝美双方在朝韩领导人会晤还没有进行前就能在双方领导人举行会晤问题上形成共识?

  李钟:韩国特使团去见金正恩委员长时,金正恩委员长主动向韩国特使团表示希望能够同美国举行首脑会谈,韩国特使团向美国特朗普总统转达了朝方的意愿和诚意。韩国在朝美首脑会谈中实际上起到了媒介和协调的作用,最终促成了朝美首脑会谈。

  中国新闻周刊:在朝韩领导人会晤、朝美领导人会晤的消息传出后,不少舆论也在谈论中国的角色。能否谈谈你对此问题的看法。

  李钟:在韩朝首脑会谈和朝美首脑会谈确定之后,以及在3月金正恩委员长访华之前,还有声音在质疑中国在朝核问题上所起到的作用。但是,金正恩委员长3月的访华之行,和习近平主席见面,重新展示并证明了中国在解决朝鲜半岛问题中所起到的作用。

  在韩朝美三方的关系中,只有恢复与中国的关系,朝鲜才会认为对自己有利,才会来到会谈的层面。因此,对于朝鲜半岛问题的解决,中国实际上起到了至关重要的、决定性的作用;对于韩朝、朝美会谈的实现,中国也起到了重大且积极的作用。

  未来中国在朝鲜半岛问题上应该也必将继续起到重大且积极的作用,继续维系韩朝中美四国关系的平衡。中国作为六方会谈的东道国,一贯明辨是非积极斡旋,对实现朝鲜半岛的安全与和平,必将起到推进和维护的作用。

  (黄俊文对本文亦有贡献)

   (《中国新闻周刊》2018年第17期)

  声明:刊用《中国新闻周刊》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最新推荐

热点排行